博客网 >


革命斗士——切·格瓦拉

  四十年来,切·格瓦拉的影子从来没有离开过他曾为之奋斗的这个世界

  40年前的10月9日,一个史诗般的英雄在训练玻利维亚游击队时因伤被俘遇害,年仅39岁。

  在遥远的东方国度,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他是20世纪60年代中国年轻人崇拜的革命偶像。到上世纪90年代,他的形象更是烙入了中国的大众艺术和文化,出现在戏剧、歌曲,甚至印在了T恤、挎包、烟盒上,成为一种精神符号。

  他,就是曾经驰骋在南美大陆上的革命斗士——切·格瓦拉。

  1967年10月9日,拉美革命斗士切·格瓦拉被害于玻利维亚,年仅39岁。在切·格瓦拉身上,我们找到了美与正义的完美结合。四十年来,切·格瓦拉的影子从未离开过这个世界。

    亲爱的父亲母亲,我骑上马,拿起盾,又要上征途了。许多人会称我是冒险家,我是冒险家,只不过是另一种类型,是一个为宣扬真理而不惜捐躯的冒险家。

  也许结局就是这样。我并不寻找这样的结局,但恐怕势所难免。如果情况是这样,那我在此最后一次拥抱你们。

    请相信这个因穷人的情谊而感动不已的人

  请相信这个靠穷人的祝福而跋涉不停的人

  请相信这个为穷人的将来而告别过去的人

                                       ---------话剧《切·格瓦拉》

    


    切·格瓦拉 

     埃内斯托·拉斐尔·格瓦拉·德·拉·塞尔纳(西班牙语:Ernesto Rafael Guevara de la Serna,1928年6月14日—1967年10月9日),通常被称做切·格瓦拉(西班牙语:Che Guevara)。他是出生于阿根廷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和古巴游击队领导人。

格瓦拉于1959年参与了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七二六运动”,推翻了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在古巴新政府担任了一些要职之后,格瓦拉于1965年离开古巴,在其它国家继续策动共产革命。首先是刚果,然后是玻利维亚。在玻利维亚,他在一次由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的军事行动中被捕,并于1967年10月9日被玻利维亚军队杀害。死后,他成为了第三世界共产革命运动中的英雄和西方左翼运动的象征。 


抽雪茄的切·格瓦拉

  


  在卧室挂上一张切·格瓦拉的照片、穿上一件印有切·格瓦拉头像的T恤,至今还是年轻人打扮自己的一种方式。

  切·格瓦拉那张由摄影师阿尔瓦罗·科达拍摄的、戴着贝雷帽的照片,无疑是20世纪最著名的人像照片之一,被称为“世界上最有革命性最有战斗性的头像”。

  切·格瓦拉,作为一个富有浪漫主义气息的伟大革命者,成为青年人成长道路上绕不开的文化墓碑。他甚至成了划分文艺青年、中产或者先锋知识分子的象征符号之一。国内一些喜欢摇滚的青年人,建立了“切·格瓦拉中文网站”,介绍他的事迹和他的诗歌,同时膜拜着他那不可复制的叛逆精神。一些年轻人甚至把切的语录、诗歌以及几张照片作为其精神动力与支柱。

  当然,随着时代的变迁,更多的年轻人之所以喜欢切·格瓦拉,只是觉得他很“酷”。在他们心目中,切·格瓦拉是名牌钟表、雪茄烟、摩托车、高尔夫等时尚用品钟爱的广告大使,也是球王马拉多纳的肩头天使一般的图腾。除此之外,切·格瓦拉可能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2005年,巴西著名导演沃尔特·塞勒斯用他的史诗电影《摩托日记》,在全世界重新燃起了切·格瓦拉热。而此时的中国北京,北兵马司剧场,八位女演员和一位女导演创造了将话剧《切·格瓦拉》连演15场的纪录,剧中主人公的一句经典台词“不革命行吗”,成为众多年轻观众的“口头禅”。

1960年11月19日,毛泽东会见应邀来华访问的切·格瓦拉(左)。
  
“切,你好年轻哟”


  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切·格瓦拉因为把游击战理论发扬光大,变得几乎家喻户晓。据说,切·格瓦拉非常崇拜毛泽东,他曾因为刚出生的女儿长得像毛泽东而兴高采烈,也曾公开说中国的公社模式和对精神因素的强调,符合他的“世界革命思想”。

  1960年12月1日,代表古巴来中国访问的切·格瓦拉,见到了被他奉为导师的毛泽东。他竟然像歌迷见到心仪已久的偶像一样,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而毛说的第一句话是,“切,你好年轻哟。”两人合影的照片上,孩子般兴奋又紧张的格瓦拉,给当时许多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那个沉郁又亢奋的时代,张扬不羁的切·格瓦拉,注定是困惘与怀疑中的中国青年记忆里一个遥不可及的偶像。他们诵咏他的诗歌,默记他的事迹,咀嚼着他那时流传还不多的寥寥数语。在他们心目中,切·格瓦拉代表一种生存的意义,是当时那个两极对峙的世界上最先锋的力量象征。人们高举着偶像的旗帜,只是想找到一种生活与精神的依据,正如一位当年的格瓦拉的崇拜者所说,那时候“人们热爱格瓦拉,实质上是热爱属于自己的切·格瓦拉,爱自己残存的理想主义的那一部分”。


这是因拍摄切·格瓦拉而闻名的古巴摄影师科尔达在其工作室中与这幅肖像的合影。
图片:新华社发
  
他的影子从未离开过


  四十年来,切·格瓦拉的影子从来没有离开过他曾为之奋斗的这个世界。他的浪漫的和诗意的生活,他的游击战,他的刚果革命和拉美革命,他的绝不可能重来一次的古巴革命,这一切,本身就像是一出完美而虚幻的戏剧。他以一种激进的以卵击石般的浪漫主义革命者气质,成为红色世界最特立独行的自由冒险家和当代最伟大的乌托邦战士。

  无论是从标签到偶像,还是从偶像到商标,切·格瓦拉都依然是整个世界20世纪以来最值得怀念的风流人物之一。因为无论何时何地,人们的内心里对美好精神的最纯洁的追求从未泯灭。因为我们永远需要保留一些记忆来提醒自己,比如一段苦难而伟大的自我流放的历史,或者,一个坚定、浪漫又辉映着理想主义荣光的偶像英雄。

  “为了成功,你必须先抛弃一切”、“革命并不会瓜熟蒂落,你必须亲自采摘果实”……2007年,《切·格瓦拉语录》首部中文版推出,这些哲理语言再一次激起了中国人的切·格瓦拉热。

  (《国际先驱导报》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  第9版  人物)
-------------------------------------------------
那渺小的征人,那纯洁的兄弟
转自--作者:龚晓跃 提交日期:2007-10-8 13:16: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4549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238831&PostID=11280643&idWriter=0&key=0

当代最著名的流氓有产者兼无政府主义分子马拉多纳,是这样评价他的同胞、现代史上最伟大的游击战士埃内斯托•切•格瓦拉的:当我看到罢工的队伍打出切•格瓦拉的旗帜,就像听到了国歌,回到了祖国。
作为阿根廷当世三雄——博尔赫斯、切•格瓦拉、马拉多纳——中的小弟,马拉多纳是有资格把这位老乡当作故园和亲人的。这位活跃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革命者,比所有政治领袖商业明星娱乐偶像都要酷,这算不得什么秘密,更重要的是,切•格瓦拉很真实,他就像我们的兄弟,恰好,CHE的本意就是兄弟。
为写这篇悼念切•格瓦拉殉道40周年的文章,我问过好多人,那些秀外慧中的女子都说,他就是一个令人心痛又骄傲的兄弟。
他出身上流社会却反对上流社会,他想为穷人们找到生机,他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身在高位却说出“没有共产党道德的社会主义,我不感兴趣”这样的话而不必脸红的人。在像基督一样死去之前,他终其一生都是个行动派,他是革命的同义词,是乌托邦的同义词,更是青春的同义词。无数青年穿着切•格瓦拉举着切•格瓦拉喊着切•格瓦拉,满怀乌托邦梦想,发起对旧秩序的革命,飞扬青春。
40年前,玻利维亚当局和中央情报局联手杀害切•格瓦拉时,刽子手惊呼这个人就像教皇;40年后,跨国资本渗透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品德和风格,看上去也有点不合乎时宜了。但就像王尔德讲的:没有乌托邦的世界地图根本不值一看,因为它遗漏了一个扎根于人性之中的国度。切•格瓦拉要的,就是这样的理想国度。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去年这个时候,在切•格瓦拉罹难的伊格拉村,玻利维亚现任总统莫拉莱斯,一位从底层崛起的政治家,代表深山老林里衣衫褴褛的印第安人告慰先贤:你是我们的领袖,我们的兄长,你是为了我们才牺牲的。说这话时,总统先生一如既往地带着他从不离身的装饰有切•格瓦拉头像的钥匙链。
乌托邦也有力量,切•格瓦拉身后,拉丁美洲仍旧在倔强地穿越那几百年的孤独。很多人摆出副对此不以为然的德行,但更多时候,人们面对理想主义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莫明其妙的优越感,又多么势利、愚蠢,并且可笑。
是的,世界越来越不公正,世界大腹便便着,以强权和金钱,以自欺欺人的政治正确吞噬一切。委身于这仿佛正在终结的历史当中,我们失去了战斗的勇气,遮蔽了流浪的冲动:我们还装腔作势地吟诵“禁止使用禁止”,实际上却在甘于被禁止的同时,还时而露出帮凶的尾巴;我们甚至附庸风雅地嚎叫“让想像力夺权”,而掉过头去就变作奥威尔的“老大哥”,把想像力扫进铁屋。
我能够理解我们。我们不过在随波逐流而已,随波逐流或许只是一条生存之道,一种生活方式。但是,嘲笑年轻的反面是我们不再年轻,嘲笑纯洁的反面是我们不再纯洁,嘲笑梦想则说明我们早已遗弃梦想。当我们生存并且生活着,当我们为了权力与名利暴走,且稍停脚步,让那颗体制化的功利头颅靠上时代的残墙,提醒下自己:我怎能在别人的苦难面前转过脸去。没错,这话是从切•格瓦拉的语录中拿来的,这个波德莱尔的崇拜者还说:越坚强,越温柔。
离开古巴投身刚果革命前夕,切•格瓦拉在给父母的信里最后写道:请时时想念我这个20世纪渺小的征人……。
找个时间想念这个人,找种氛围想念这个人,想念他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想念他斗争到底的姿态和慷慨赴死的神情,甚至,像那个无法无天大俗大雅的马拉多纳,把这个死时很年轻、现在依然很年轻的兄弟,当成精神上的祖国。
这样的想念,对于我来说就是救赎。
<< 滞后的滞后的转贴的转贴:中国,祝... / 从屈原到王国维:迟来的端午节,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袁 鸿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