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两岸交流纪事》之二十七:千禧桃花

http://www.am765.com/zt1/zdzt/

20year/ypbb/200802/t20080201_328796.html

2008年02月01日
 

开始曲

音响:茶馆里的嘈杂声

 

北京后海的一间茶馆里,一个带着眼镜的年青人,正操着一口重庆味道的普通话,饶有兴致地为大家讲述着赖声川的戏剧——《红色的天空》。这个年青人名叫袁鸿,是著名的戏剧制作人。从1992年开始,袁鸿一直致力于海峡两岸的戏剧交流。

 

出录音

袁鸿:那个戏我至今很感动,我给很多人讲。我有时候记忆力好的时候,能把整个戏想起来,每一个人的对话。我曾经在后海烟袋斜街讲了三天三夜,很多、流水般的人来听,就听《红色的天空》。比如说困了,睡两小时,醒了,大家坐会喝会茶。有香港来的人,至此之后就变成我们看戏,各个剧场都能看见他。有一个演员叫杨婷,她结完婚、生完孩子,看的第一个舞台剧就是《红色的天空》,看完之后,她说:“我要回到剧场”。

 

其实,袁鸿与赖声川及其表演工作坊的缘分还要追溯到1992年,那时侯,电影《暗恋桃花源》的录像带在大陆演艺界悄悄流传。与众多业内人士一样,《暗恋桃花源》让袁鸿大为惊叹,然而更令他兴奋的是,就在这一年,他第一次见到了赖声川。

赖声川朴素平和、轻松诙谐的谈话方式,让袁鸿感到亲切。他们谈到了文学,谈到了诗歌,也谈到了《暗恋桃花源》……自此,袁鸿变成了赖声川戏剧的忠实观众,几年里,他观看了表演工作坊的近乎全部的作品。但是,只做观众,是不能让袁鸿满足的,他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台湾的戏剧,知道赖声川。

 

飞机起飞的声音

带有时间标志的歌曲《相约1998》

出录音

袁鸿:做《红色的天空》,当时那个版本是在北京排的,赖老师过来排的第一个戏。98年排的,圣诞节演的。有林连昆这样的演员一起排,那个戏本身也很棒。戏的结尾,是林连昆老师演的“老金”要在舞台上死去。老金一个人在房间里呆着,一个老太太走过来,她说:“老金你怎么了?”老金说:“我不行了,我要走了!”呼吸越来越困难,很痛苦,但是他有很多事情想跟老太太说----最后,是这个剧本里原来没有的,最后老金完全说不出话,头都垂下去,又强挣扎起来,指着观众席的上方,说:“我还没回到大陆上去呢!”……排练场里没有声音。我觉得是很华彩的一章戏,两岸好的演员的追求是非常一致的,赖老师连连惊叹:“什么样的人才有这样的体验?”

 

《红色的天空》一剧的成功,让两岸的戏剧人有了更深入的接触,这次合作正式拉开了两岸戏剧双向交流的帷幕。

 

出录音

杨婷:我看那个戏应该是98年的一个冬天,好象还挺冷的,在海淀的大剧院里面,当时海淀剧院我不知道是多少人的座位……

 

杨婷就是那个看了《红色的天空》后决定回归舞台的演员,虽然那时候的杨婷还对表演工作坊一无所知,但那部戏却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

 

出录音

杨婷:那时候话剧确实特别不好,我们也挺习惯那种比较冷清的一个氛围。我想这么好的一出戏,满场全是这么优秀的一群老演员,他们这么敬业的在演绎一个如此精彩的剧本,但是却没有多少人能去感受到这个戏剧所带给你的这种冲击、这种震撼。后来,我想我自己作为一个从事戏剧表演的人,我自己都放弃了,那我有什么权利去要求别人走进剧场呢?所以我就想我还是要坚持做我自己所喜欢的,就是要在舞台上去诠释更多好的角色,参与更多好的作品,让更多的人能走进剧场。

 

2000年,《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在台湾上演,由于种种原因,这部戏没有在北京同步上演,直到2001年,《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终于在北京公演了!袁鸿也成为台湾表演工作坊在北京的制作人。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演出录音

出录音

杨婷:说到《千禧夜我们说相声》,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赖老师的相声剧,当时是陈建斌来演的,后来我们全都到青艺的小剧场,也是现在的北剧场,到那儿去观看。当时我就觉得那个戏特别特别的棒,演完了之后我就跟陈建斌说,你真有福气,怎么这么好的本子会让你来演,我们都演不了。(笑)为什么都是男的来演?我就不能演这么一个角色呢?然后他就在那儿呵呵笑。那个戏让我觉得非常棒,导演能把一些错综复杂的古代和现代,非常好的糅合在一起,糅得不露痕迹,同时你又一会沉浸在古代的氛围中,一会沉浸在现代的氛围中,但这个沉浸是非常快的,就是我一句你一句,我一句你一句,在这样的一个快速地交织过程当中,把各自——你讲古代我讲现代,又能听得这么明白,我觉得这导演功力真的是非常深厚。

 

在中央戏剧学院附近的菊儿胡同,有一间极具东方民族特色的酒馆,就是在这间酒馆里,赖声川与热爱他戏剧的大陆演员热烈交谈。

 

出录音

赖声川:大陆真的是很大,真的是要找人才,真的是很容易,我觉得个个都优秀,我非常称赞,我觉得中央戏剧学院难怪出这么多人才也是没话讲的。当然象北京人艺的林连昆老师,我们一起合作主要也是因为在新加坡认识他,才会有这个机会,真的印象深刻,什么叫作表演艺术家。表演艺术家的感受不只是在他的表演,还有他的训练,而是在他的生活里面。他的训练跟我们台湾的都是不一样的,他们早期的都是很受前苏联的整个体系的影响,这个非常扎实的一种训练,我们台湾真的是很少见的,加上多少年的人生历练啊,我觉得那真是了不起的演员,感受很深。后来也有机会跟一些年轻的合作,象《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在长安大剧院演完之后,台湾的演员回台湾了,留了一位倪敏然和大陆的年轻演员陈建斌跟达达,我们在中央戏剧学院后面的胡同里面,我们弄了个北剧场,就是现在的北兵马司胡同,在那边也演了很多场。我觉得一群年轻人,热爱戏剧、热爱表演艺术、热爱文化,真的看到整个北京非常活络的一面。

 

从1998年到2007年的九年间,两岸戏剧人怀揣着共同的理想,多次进行切磋和沟通,2002年,两岸戏剧人在上海和台北同步上演了赖声川的话剧《他和他的两个老婆》。

 

《他和他的两个老婆》演出录音

出录音

袁鸿:02年又做了一个版本,在上海首演,找的演员有徐铮、杨婷,还有李梅,5月13号首演。3月份吧,在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就用了两岸连线,这边在上海电信大楼的最高一层,通过电视视频会议的方式,那边也是。还没有人用,就是很早的类似于视频这样的方式把两个剧组介绍,那个时候定下来两岸同时演。当时,赖老师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丁乃竺在台北的剧院,两边我们通过手机连线的方式,通过麦克风扩音出去,这边的观众可以听到台北那边一千多观众在问好:“上海的观众你们好!”然后掌声。这边的也是,向台北的问好。赖老师在七点半下达“开演,熄场灯”的舞台指令,然后两边同时进行。就那一刻,在上海的现场感觉到那边观众的热情,然后这边的观众感受到他们的热情,能够做到这样真是不容易。

 

《他和他的两个老婆》剧两岸同步演出的成功,再一次让袁鸿心中那个最初的梦想复活。

 

出录音

袁鸿:94、95年英若诚先生看完《暗恋桃花源》,就在计划把台湾原版的《暗恋桃花源》请过来,这个真正的计划到2006年才实现。

《暗恋桃花源》演出录音

 

2006年,《暗恋桃花源》第一次在北京首都剧场上演并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赖声川以及他的表演工作坊,可是,赖声川的时间表总是排得很满,每一次他和他的戏剧飞离大陆,总会有更多的观众牵挂。

 

出录

袁鸿:我觉得首先说从政策上到环境上,确实你感觉到宽松了,特别是大陆对台湾是完全开放的,台湾对大陆没有开放,这个逆差很大。很多台湾的表演团体都能很顺利地过来,过去的还是相对少。你看现在,除了这些大型的团体,很多小的团体,小的戏剧、现代舞,很多很多的作品都会进来。每年在北京上海的量,戏剧作品差不多有15、6部,接近20部。

《这一夜,女人说相声》演出录音

 

2007年冬天,赖先生带着他的第五部相声剧《这一夜,Women说相声》来到北京,方芳、阿雅和大陆演员杨婷的联合出演让北京的观众度过了一个笑声鼎沸的平安夜。

 

演出现场观众笑声、掌声

 

演出现场掌声不断,演出结束的时候,台湾著名演员方芳饱含深情地说,北京观众的笑声是她2007年岁末得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

 

出录音

方方:非常高兴能够跟大家一块演出了一场对我个人来说具有另外一个意义的表演,今天圣诞老人给了我这么好的礼物,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每一天都扮演圣诞老人,祝福大家每一个人身体健康!周边的人都能够得到你的帮助,谢谢大家!再见!

 

对于一出舞台戏来说,无论她多么精彩,总会有结尾,总会有与戏迷说再见的时候。但对于袁鸿、赖声川以及两岸戏剧界有识之士而言,两岸戏剧交流这部大戏永远不会有结尾。况且,这部戏才刚刚揭幕,远未进入高潮。如今,袁鸿依然在后海茶馆里痴情地说戏,依然在为大陆戏迷引入更多的赖声川及其表演工作坊的优秀戏剧而奔忙。当然他也希望,通过他和他的同伴们的努力,今后能有更多大陆的优秀戏剧入岛与台湾同胞见面。那样,海峡两岸戏剧交流的大戏就会变得更加辉煌,更加波澜壮阔。

 

音乐起

出录音

袁鸿:我觉得其实历史对于很多东西来说,能够修复伤口或者说弥补创伤的就是文化。戏剧是展现病,它可能不是药,它不是解决之道,但是它展现出来,我们就知道我们怎么去做努力和修复。不要把它看那么大,但是我觉得它是正常的一个人的灵魂和思想交流的,一个不是那么庄严的,那么强烈的意识形态的一个对话的地方。

<< 失败者的飞翔 / 来自四川地震灾区黑水县副县长的求...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袁 鸿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